镇江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私人会所透视公款吃喝权力交易转地下监督变

发布时间:2019-10-12 20:03:00 编辑:笔名

私人会所透视:公款吃喝权力交易转地下 监督变难

《1+1》2014年1月15日

——公园,“私人会所”请止步!

主持人:

各位好,这里是正在为您直播的《1+1》。

公园,公园,顾名思义,就是公众的花园,公众的园林,但是在不少城市的公园里头,甚至是在一些历史建筑物的旁边,我们经常可以看到“禁止入内”这样的标志。禁止,有的时候并不是因为正在施工,而是因为里面是一些装修的非常豪华,只为少数人而服务的私人会所。那这些私人会所的长期存在,就非常容易变成藏污纳垢和权钱交易的地方。昨天,北京市就出台了近期关于整顿和停止营业公园私人会所相关的措施,而这样一个举动也使得北京成为了不久之前中纪委下发了要严肃整治会所歪风通知之后,第一个开始有所行动的城市。今天我们的节目就要重点来关注北京的做法。先从这次行动当中的摸底排查开始说起。

解说:

杜绝舌间上的腐败,发力狠刹会所歪风,今天北京要叫停市属公园私人会所的消息登记上各大媒体重要版面。也是在今天,在外界的关注下,北京市还召开了通报会,公布了相关部门对北京市公园内高档餐馆和会所的摸排情况。

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公园风景区处处长张亚红:

我们目前在全市300多家公园进行了统计和摸底工作,一共有24家企业出租的场所或者是高档餐馆。

解说:

在首批被公布的24家公园内的高档餐饮中,就包括之前引发社会广泛关注的北海公园内的乙十六御善堂、尚林苑饭庄以及紫竹园公园内的问月楼、龙潭公园内的万柳阁等餐厅。

晚上六点多钟开车来到北海公园,这个白天不允许车辆进入的公园,而在夜色里,车辆却顺利通行。首先来到了一家叫上林苑的餐厅。餐厅负责人带着看了几间包房,价格最低的也要3688元一桌。

在餐单上可以看到不少昂贵食材。

上林苑原餐厅负责人:

这个鱼也可以改成河豚。

解说:

而当表示对消费风险有顾虑时,负责人则称不必担心。

上林苑原餐厅负责人:

这个你放心,我们这绝对没有被曝光过,我们这特别私密。

解说:

就是这家号称让人绝对放心的饭庄,今天正门处已经贴上了“停业整顿”的标志。当绕到后面的小门,门并没有锁,里面有的房间还亮着灯,但是并没有客人。

几点开呀?

上林苑原餐厅工作人员:

我们这不开了。

为什么?

上林苑原餐厅工作人员:

我们这停业了。

从什么时候不能接的呀?

上林苑原餐厅工作人员:

有一阵时间了。

解说:

和上林苑一样,位于北海公园北岸的以十六御善堂目前也是停业状态。今天看到,以十六御善堂所有的门都已经上锁。

市民:

我看才知道的,这是属于那种高级会所。

市民:

他们(高级会所)老走车,看着就危险,里面咱们去不了。不是咱们消费的地方。

解说:

按照北京市政府要求,这次整治将对北京市属公园内的私人会所和高档娱乐场所一律关停,而公园内租用合同到期,且与公园功能无关的场所也一律不得出租,以确保公园更好的面向游客,服务群众,提高质量。

市民:

休闲的地方又是皇家园林,现在老百姓休闲的时候,最好还是把他们(清除),他们该归那儿归那儿,该去他们豪华的地方,他们消遣去。

解说:

除了停业整顿,也有一些公园里的餐厅开始降价,走大众化路线。对于在公园高档餐厅里用餐的人群,排查中北京市纪委也有了初步的了解。

北京市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市主任赵玉岐:

通过我们目前掌握的个别排查,一个是企业(用餐)多,特别是民营企业能够占到一个餐馆经营总额的百分之六七十。(用餐的)党政机关几乎没有。

解说:

不过,这次北京市纪委发出的通知,也将整治的方向延伸到了党员领导干部层面。

赵玉岐:

我们现在对党员领导干部的要求是要承诺不出入私人会所,不持有和接受私人会所的会员卡,这样就是不管是公款还是私款,作为领导干部都不能进入公园内的私人会所,也是欢迎社会各界积极发现线索,提供线索,我们发现一起查处一起,而且一定要公开曝光,要点名道姓曝光。

主持人:

我记得非常得清楚,针对北海公园里的私人会所,其实媒体的关注已经不是头一次了,在去年11月份的时候,就已经有媒体的进入到里头做过深入报道

,比如说里面高档的餐厅,占据了公园里的绝佳的地理位置和资源,比如说动不动一顿饭就要吃掉五六万等等。但是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公园的管理人员对说过的一句话,说“嗨,别报道了,曝光也没有用。”真的没有用吗?今天我们回过头去看,实际上媒体的报道不仅仅非常必须,也非常必要。而北京市这次整治行动,的确是在很短的时间内让大家看到了实际的效果。

接下来梳理一下北京市在这次行动当中采取的一系列措施,像市属公园内的私人会所和高档娱乐场所一律关停。市纪委牵头园林绿化、文物、公园管理等各个单位积极参与,目前已经有10个区县已经提交了摸排的情况报告。对隐瞒不报的单位,将追究相关领导的。而且要求全市各级党员领导干部带头执行中央的规定,而且要签定承诺书,自觉接受人民群众的监督。深挖背后的腐败问题,严肃查处出入私人会所吃喝玩等等违规违纪行动。[1][2][3]下一页相关话题,马上就要连线请教的是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主任李成言,李主任您好。应该说这次北京的清理行动来的非常及时,行动非常迅速,您怎么看北京一系列的举措,它对其它城市而言有没有相关的借鉴意义?

李成言:

我觉得这次北京市计委的行动非常及时,它是在中纪委十八届三次会议召开的时候,也是在春节即将到来的时候,当然也是在2014年的开始,应该说这样一个行动的影响是很大的,它除了北京市以外,因为媒体传播几乎是全国的影响力,所以我觉得这个行动可能是带有标志性的行动。这个标志性行动,也就是说我在想一个问题,在这样一些公园的公众活动的地方都建起了这样类似的一些会所,来进行一些个别人、少数人的消费,我觉得这是不公平的,所以我觉得这个查是必要的,是及时的。

主持人:

非常感谢李主任,稍候有更多的问题要请教您。

李主任刚才谈到了北京市这次行动非常具有表标志性,而且影响很大,来的也非常及时,因为公园的属性就是公益性,本来就应该姓公,不应该成为少数人消费和贪污腐败的死角。我们继续往下看。

解说:

10780个,这是截止到212年年底,我国登记注册的公园总数,而我国公园绿地总面积也已经比20年前增长了7倍,但是在这些变多又变大了的公园里,却也有不少地方被人为的圈了起来,以一种神秘的姿态出现在普通公众面前。上个月,在国家5A级旅游景区,南京中山风景区发现,在中山陵园风景区东部区域的中山体育公园内,曾有一大片公共绿地,但在一年前这里却建起了一栋叫富润钟山的三层小楼,实际上这是一处餐饮场所,里面的消费也显然不是针对普通大众的。

富润钟山会所销售经理:

分餐,八百一位。

八百一位包括有什么内容?

销售经理:

纯菜肴,纯菜肴里面有辽参,有松茸汤,有甲鱼。

解说:

一家餐厅为什么要建在公园里?

富润钟山会所负责人:

我要是有领导来这儿,我这边非常隐蔽。安保工作做得挺好,对外知道我这个餐厅的人不多,我没有做任何宣传。

解说:

在南京的中山风景区里,这样的私秘会所不止一处,在另一处梅花山景点的入口处,牌子上明显标注着“车辆禁止通行”,但如果你要是进里面的会所吃饭,那就会有一些不同。

吃饭,到梅岭阁接人。

解说:

富润钟山、梅岭阁,有人喜欢在公园里吃,也有人喜欢在文物里吃。在山西太原这座已经有百年历史的晋隋铁路银行旧址,本是一个文物保护单位,却被改造成了一个餐饮娱乐会所,名叫“山西金融家俱乐部惠公馆”,最低消费每人360元。

都有什么菜?

惠公馆服务员:

比如说先是按位的那种,滋补汤、乌鸡汤或者是辽参之类的,一人一位。

太原市文物局文物管理处处长任红敏:

对不可移动文物进行修缮,需要报请相应级别的文物部门进行批准,方可实施。

他们有申报吗?

任红敏:

他们没有申报。

解说:

在北京,各种高端、大气的私人会所更是做到了大隐隐于市,在一条条看似普通的胡同里或是某个四合院里,也许都大有来头。

某私人会所服务员:

这个地方对内不对外的私人会所,但是您有意来用餐,咱也接待。

这以前是谁的府邸?

某私人会所服务员:

原清代总督的府邸。直隶总督。

前朝重臣的府邸,装饰古朴文雅,一看就不简单。当然,在这样的地方用餐,价格也不便宜。

某私人会所服务员:

698,898,还可以做到6000块钱一位。

6000块大概都有什么?

某私人会所服务员:

那就是你吃到吃不到的东西,就是在外面见不到的东西。前一页[1][2][3]下一页解说:

私人会所可以出现,但却不应该出现在公园里,私人会所可以消费,但却要防止与公权力发生关系,让公园姓公,让公权力远离那些私人会所,北京正在展开行动。

主持人:

实际上我们的也相当的不容易,因为他们采访报道的方式也随着公款吃喝的方式在不断发生变化。以前公款吃喝是在明面上,但是后来他们就转入到了比较隐蔽的私人会所里头,就是开始转入潜伏了,因此,也是给的采访报道,还有给群众的监督带来了很大的难度。而实际上我们打击和整治的并不仅仅是针对私人会所,高档的消费场所可以有,关键是什么样的人不能够进入到里头大吃大喝。当然,是我们的党员,我们的领导干部,我们的这些手中握有公权力的人,因为一旦公权力被滥用了,这些地方就很容易成为权钱交易,甚至是权色交易的场所。私人会所的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问题呢?其实是它涉及到三个“公”,我们看到这里写的,公款、公权和公益。说到这的时候,不仅让我们联想到了昨天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上的一段表述,他是是这样说的,“作风问题都与公私问题有联系,都与公款、公权有关系。公款姓公,一分一厘都不能乱花。公权为民,一丝一毫都不能私用。领导干部必须时刻清楚这一点,做到公死分明、克己奉公、严格自律。”说的非常清楚、明白和坚决。李主任,您怎么看待总书记关于这段作风问题和公私问题之间的关系表述?

李成言:

我觉得习近平总书记讲的话非常具体、到位。我觉得在这样一个中纪委十八届三次全会上讲,的确是第一次,因为这样一个讲法确实很深刻,很到位,作为一个会所问题,一般的会所是可以的,作为一个公园里的会所,尤其这些最好的风景区的会所,你要看到这里一定会有利益冲突的,第一,它是怎么建起来的,是谁批准的,我觉得这个一定要搞清楚,如果这个问题不搞清楚,你就摸不到利益冲突的本质所在。第二个,到底请谁在那吃饭?我觉得这又是一个本质的问题。不是说仅仅是民营企业家在那吃饭,其实民营企业家在那吃饭,我就要问到底请谁去吃饭,这是问题的本质,他请你在这么一个高档的会所吃饭,吃了以后他要得到什么要求?有什么样的交换?如果没有交换,他凭什么把这么多的钱都交到这样一个高档会所,请你吃饭?所以,本质还是一个利益冲突问题。最后一个,我倒觉得这样一个会所,是一个现象,而它最本质的是反映了现在中纪委,政府部门正在抓的根本问题,也就是说习近平讲到的公权和私权的问题。公权绝不允许任何人去动,去碰,那是一个高压线,谁碰了谁违法,谁碰了要违反纪律,受到处分,而私人的权利,你可以有你的空间,但是你不要去占公共场合、场所,去利用这样一种机会为自己获得更大的利益,如果这样的话,我觉得这个问题就很复杂,也很尖锐了。所以,我觉得这次习近平讲的非常到位,确实是我们当前在抓作风建设,进行群众路线教育的时候,应该把这样一些问题拿出来,摆出来,亮出来,大家看一看,这是非常到位的,很实际,很及时。

主持人:

您刚才提到这些餐厅到底是请谁在吃饭的问题,具体再来问一问您,因为确实从北京市摸查、排查的情况来看,您刚才也提到去吃的大部分是民营企业家居多,他们可能占到了餐厅营业额的大概60%、70%,党政干部几乎是没有。但是我们又看到这次整治措施里提到了,要求全市各级领导干部带头执行中央的规定,要签定承诺书,不出入私人会所,不接受和持有私人会所的会员卡,自觉接受党组织和人民群众的监督。您怎么看这样的举措?或许党员干部可能要问了,我如果花我自己的钱到这些高档的消费场所里面去吃,可不可以

李成言:

我觉得花你自己的钱到这个地方去吃,可以的,你是自己的钱。但请问你作为一个拿工资收入的官员,你有这么多钱在这样的会所里吃,我就要质问你的来源在什么地方,这个钱的来源是什么?是正常的来源吗?如果是正常的来源,你能说得清楚的来源,那当然我服你,但如果不是,恐怕这里也要值得质疑。最主要的,你去到这吃饭,又不是我花钱,谁花钱我要搞清楚,如果是民营企业家花钱,他一定是有目的所向,一定是有利益所求。没有利益所求,他不会扔钱往这儿花销的。民营企业家挣的钱也是他们辛辛苦苦的血汗钱。

主持人:

既然您走上领导干部这样一个岗位,就要去约束自己的一言一行。怎么样才能够真正做到让公园姓公,吃喝姓私,怎么样进一步约束官员手中的权力,接下来继续关注我们的节目。

解说:

针对公园里的私人会所,2013年5月,住建部曾经发出《关于进一步加强公园管理的意见》,这份《意见》明确公园是公共资源,要确保公园姓公,严禁任何与公园公益性及服务游人相违背的经营行为,严禁在公园内设立为少数人服务的会所、高档餐馆、茶楼等,严禁利用园中园等变相经营。住建部的发文引起了舆论重视,然而也有一些地方却显有具体行动,就在去年年末湖南长沙就被曝出,在烈士公园内也暗藏一间名为崇贤馆的私人会所。

崇贤馆负责人冷君:

在2013年12月24号、25号是圣诞节,因为我们的工程基本竣工了,所有的同事、朋友可能来的多一点那天,所以在这边我们有一个小小的聚会。

解说:

私人会所怎么建到了烈士公园?据了解,这个崇贤馆是湖南烈士公园2011年引进的有机蔬菜和奇花异草的培育、展示、科普教育项目,负责人说装修时相对奢华,融入了一些个性化元素,目的是为了让游客有更好的精神享受。那么,作为主管单位,湖南烈士公园又是什么态度?

湖南烈士公园管理处办公室主任陈力争:

当时管理处也对他的建设做出过质疑,作为一个展示和体验的地方,为什么要搞这么高档。

解说:

管理处说虽然发现了问题,由于崇贤馆项目尚未竣工验收,因此,公园管理处不便对其采取强制手段,要求其按原规划建设。如今,湖南省民政厅、长沙市园林局等相关部门已经勒令其停工整改。

冷君:

按照国家相关的法律法规

,进行有效的、正确的、健康的把这个项目做好,到时候也会在公园的这块地上,能够对公众,对广大市民进行全部开放。

市民:

我们现在每天在公园玩,但是我们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市民:

那肯定是不对的,(对我们)是一种伤害。

解说:

盘点众多私人会所我们不难发现,如果没有各个公园管理者的配合,没有公园管理部门的默许,私人会所应该很难进驻。在这些公园中,或许一些公园是因为获得经费投入太少,不足以保障运营才不得已为之,但是面对各地愈演愈烈的会所歪风,中央纪委在上个月就发出通知,要求严肃整治。北京已经带头做出了响应。

主持人:

北京已经是带头做出了相应,已经开始有所行动了。但是我们看到私人会所这样的问题在其它城市,其它地方也是同样存在的,这就涉及到刚才我们谈到的“三公”问题当中的最后一个“公”,就是公益,因为公园的属性是公益服务,它应该面向的是广大的游客和普通的老百姓,当中的资源和领地是不容随意侵犯、擅自更改的。有关从惩治公开场所延伸到私密会所,我们下一步推进的空间还能在那里?我们继续要最后一个问题请教一下李成言主任。李主任,我们怎样才能进一步遏制贪污腐败的产生?

李成言:

我觉得从公园的会所作为切入点,进一步来推进我们整顿八个作风,甚至要进行不良作风的一些改变,这样一个过程我觉得不可避免的需要有这么几个步骤,最重要的就是我们到底怎么整改,这个整改的方案一定要明确,而且要公布于众。在公布过程当中,保证让民众来参与,我觉得这点整改一定会到位的,因为大家的眼睛是亮的,每个人心里都有杆秤,怎么去判断,怎么去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如何,会有一个判断的,所以这一点非常重要,我关心是这个整改能不能公布于众,让大家都能够知道。第二个,整个整改过程我觉得应该有监督。没有监督的整改是不会有效的,不会有最后好的结果的,所以必须有一个比较严格的监督到位,才能够真正使整改真正发挥它的作用,我们有很多号召,我们有很多禁令,如果这些号召、禁令,包括一些出台文件、政策还是必须强调要有督查,要有监督,没有监督不可能有效的实现我们的整改目的。

主持人:

您认为整治行动应该是公开的、透明的、彻底的,但是最后还有一点点时间,您简短的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因为有的人说现在很多行动是在治标,而没有触及到治本,您怎么来理解标本兼治?

李成言:

我觉得第一步先治标,治标的过程本身就可以找到治本之策。因为治标是可以争取到一些时间,回头我们再去治本。去年一年的实践已经证明这样一种战略和策略是正确的,那么现在我们进入以会所作为整治的突破点,然后后面我们的整治,我想也会拿出我们一些治本的重大的措施来推动这个改变。

主持人:

非常感谢李主任的参与,谢谢您,让我们共同期待。谢谢。

原标题:私人会所透视:公款吃喝权力交易转地下监督变难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3]

微信小程序如何发布
微信怎样开微店
签到小程序